囚徒

别用一枝玫瑰纪念我,用铃兰,用苦艾。

【GGAD】白日梦之后


“为了防止世人对你究底盘根

我既身已殁,尚有何德何能敢蒙你垂青

我愿我的姓名和肢体同卧荒丘

免得它苟行于世令你抱惭蒙羞

请你不要重提我这可怜的名字

只要你的爱与我的命同葬荒坟”

“闭嘴,老糊涂,盖勒特。”




阿不思·邓布利多正乘着飞马拉的车行驶在云层之下,海水之上。风把他在小星星图案的睡袍之外的旅行斗篷吹的猎猎作响,这声音像极了出征的战袍,在马蹄声之外扬起来,主人去去征服城池,去征服民众。

对他来说,此行和出征差不了多少,他正要去见他的“战虏”,去往关着他的囚牢。

现在他的马车停在那座高塔之下,看着那黑色堡垒的高墙,仰望那最顶层的窗户,最高的塔楼。马儿挥动着肋上的翅膀,扇动起风,扇动海水,雪白的鬃毛就像海水中涌出的泡沫。十一月寒冷的凌晨夜晚,阿不思·邓布利多抱紧了双臂。他翻越高山和大海只用了瞬息,错失的五十年时光,用多久才能偿还。不是偿还,没谁欠谁的,他们只是都选了命定之路,并且一路走下去了而已。

思忖了片刻,他驾着马车飞上了高塔,每上升一点,他的心就越沉下去,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此行的目的,那梦醒后仅用了一分钟就做出的决定。

他到了,到了塔楼最高的窗户口,窗户是黑石块上极窄的缝隙,人钻不进去。他右手攥着魔杖,只轻轻一挥,那些石头就被炸开,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像塔楼下滚去,砸进大海中,巨大的海浪声和爆炸声在阿不思听起来却隐盖不了囚室内属于老人的惊呼。

“看在尼约德的份上!”烟尘中一只苍老的手掀开身上灰尘色的毯子,咳嗽着坐起来,“要不是我耳朵不好使了,准被震聋了!”他揉揉眼睛,等到所有烟尘消散,久违的新鲜空气和海腥味涌进来,才看到站在爆破的石头墙处的高瘦人影。

“哦,阿不思——”他噙着那个名字,喉咙口转了几转才吐出来,接着他脸上的怔忡不见了,代替的是毫无底气的愤怒。

“你想炸死我,是不是?!恶毒的坏蛋!”

“当然不是,”阿不思踏着散落的碎砖石走进来,斗篷上灰蒙蒙的,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条。“你都瘦成排骨了,盖勒特,上一次见到你你还有小肚腩的,我现在想摸摸是不是来不及了?”

盖勒特·格林德沃老脸一黑。

“我才睡着没多久,你知道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家入睡有多难吗?你不知道,我猜你还是只要抱着小枕头就能睡着?半夜的,你炸掉我的房子,就是为了来嘲笑我,嘲笑我有过的小肚腩?”

“我做了一个梦,盖勒特。”阿不思蹲下来,平视着愤怒的老头,伸手拨弄他满是灰尘的头发。

“一个梦?一个梦?一个梦你穿越了半个地球来到这里?”盖勒特·格林德沃狠狠揪住他的领子,看见他斗篷里星星图案的睡袍时愣了一下。舔了舔嘴唇干巴巴地说:“阿不思·邓布利多做了一个梦就要全世界都知道,是不是?我猜明天会上报纸吧。你还像那时候一样,做了一个梦就要钻进我的被子要和我一起睡觉么,阿不思宝宝?很遗憾,我的房间被你炸了。”

“事实上,明天只有一件事会上报纸,”邓布利多拍掉格林德沃揪着他领子的手,“纽蒙迦德的囚徒深夜越狱。”

“你老糊涂了?”

“你都不问我做了什么梦,盖勒特。”邓布利多有点抱怨地说。

“你梦见我被你炸死了,你就来了。”

“我有两个聪明的学生,他们发明了——”

“你最聪明的学生现在搅得世界不得安宁。”

“听我说完,他们发明了白日梦咒语,我做了一个白日梦,梦到遇见你之前发生的事,一切都太完美了,盖勒特。我母亲没有死,父亲不在阿兹卡班,我毕业和多吉一起去环游世界,在埃及遇见了你。我们一起回戈德里克山谷,一起过完了下半辈子。”他说的及其坦然,眼眸透过半月形眼镜,一眨不眨看着盖勒特,他的老爱人。

盖勒特·格林德沃沉默了。

“也只有梦,会这么美好了。”

半晌,他清了清喉咙。

“你还是喜欢星星图案的睡衣?”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你看,颜色和棱角形状都比其他的好看。”

“那你到底来做什么,我认为你说过,我们不会见面了。”

“老人有改正错误的权利。盖勒特,要不要和我走?”

“你真的是个毫无理智可言的老疯子!”

“我想你。”

“什么?是我聋还是你傻。”

“我想你,盖勒特·格林德沃,你的嘴巴怎么变得这么坏。”

盖勒特·格林德沃认输了。他利索的跳起来,完全不像皮包骨头的瘦弱模样,打包好自己的小毯子和洗的干净的小碗,站在邓布利多眼前。

“走吧。”

“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

“管饭就行,我想吃肉。猪排,鹅肝,杂鱼汤,然后养出小肚腩给你摸。”



老魔王越狱的十分顺利,下一秒,他就坐在了挥动着双翅的飞马马车上。寒冷的空气让他发抖,但是可怜的盖勒特·格林德沃已经有半个多世纪没有呼吸过这样自由的空气了。

他们飞上天空,格林德沃呆呆的看着大海和星辰,看着云层之上的天空。

“我想起那个故事,阿不思。”

“伊卡洛斯?”

“伊卡洛斯,达罗斯之子。他的父亲收集上万海鸟羽毛融合蜂蜜之蜡制成两对可以载人飞天的神翼,与其逃出克里特岛。升空后天性骄傲而向往自由的伊卡洛斯忘记了父亲的警告,着魔般飞向了高空中炙烈的太阳。希望能够触摸烈阳,任其羽翼融化燃烧而不顾,最终墮天坠海而亡。”

“听起来真像你。不过我会接着你这把老骨头,你死不了。”邓布利多给他裹紧带过来的斗篷,“我可不想带回霍格沃茨一具皱巴巴的尸体。”

“你要带我回你的学校,你的霍格沃茨?”刚感慨完的老魔王瞪大眼睛。

“梦里我们的家。快点回去,热巧克力我都冲好了,还穿着最喜欢的衣服来见你。”



盖勒特·格林德沃小时候是个难搞的小孩。

青年时候是个难搞的少年。

中年时候是个搞事的魔王。

老年是个更难搞的老头子。

邓布利多用“盖勒特·格林德沃拥有伏地魔觊觎的力量”为借口,深夜把他偷走,并表明只有自己,唯一一个打败了他的人才能控制他,把他“软禁”(养老)在了霍格沃茨,他的办公室。

谁知道领回来了一个挑嘴的,恶劣的老头。

“我手臂肌肉酸痛,阿不思,切不动肉,你帮我。”

“你在纽蒙迦德用什么吃饭?”

“手,太不卫生了,是不是。”


“我有风湿,腿疼,阿不思,我猜明天要下雨,你给我揉揉。”

“我认为我让让西弗勒斯准备的魔药应该有效果?”

“太苦了,我倒了。你不喂我,我说到做到。”


“刚才我在外面晒太阳,你的学生都不敢靠近我,生气。”

“你还想怎么样?他们排队找你签名吗?还是要你和他们一起做游戏?”

“我有笑了一下表示善意。”

“那他们一定是被你没牙齿的笑容吓跑了。”

“我认为我还很英俊。你们需要开一门‘如何正确运用魅力’这门课吗?我可以任教。”

…………

等等等等。


这天晚上,他们喝完暖烘烘的加棉花糖的热巧克力,爬上了暖烘烘的床。

“阿不思,我后背痒,你给我挠挠。”

“你的老胳膊呢?”

“明天一定下雨,我肌肉酸痛。”

邓布利多认命给他挠挠,听他舒服地哼哼几声。

“睡吧。”他吹灭蜡烛。

“为什么你一直不和我睡一个被窝。”

“我习惯一个人睡了。不许说话了,盖勒特,我数三二一——三”

不知道过了多久,格林德沃从睡梦中惊醒。他的被窝中多出来一个人,紧紧搂着他。

“做了什么梦,阿不思?”他心照不宣地搂回去。

“我梦见我从一座高塔掉下去……我要死了。”

“我会接着你的这把老骨头,你死不了。”盖勒特拍着他的后背安抚,“我接着你呢,阿不思。”

“我会把你的骨头压断。”

“你终于承认了,现在有小肚腩的是你。”

“三——”

“阿不思,在那里我也经常做梦。”

“二——”

“我梦见你会来找我,我梦见过很多次,没有一次比你直接炸了那里,把我带走更爽了,你是我的老骑士。”

“一——”

“我睡着了!”

“嗯。”

“我爱你。”

zzzzzzz

“最后一句话!明天的早餐麦片我不要坚果,太硬了,牙疼。不对,我没有牙了。阿不思,我没有牙你还爱我吗?”

“我去我的被子了,至少没有一只老蚊子用废话吵我。”

他被抱紧了,根本出不去。硌在格林德沃一身骨头上,一个世纪以来,邓布利多第一次不用抱着小枕头就睡着了。





缓解《白日梦》带来的刀,是不是特别甜!

白日梦传送

评论(21)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