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

别用一枝玫瑰纪念我,用铃兰,用苦艾。

【GGAD】戈德里克山谷里的婚礼


又名《阿不福思每天都威胁他哥哥不许嫁给坏胚但是每次都失败了》


 

梅林和上帝都作证,阿不福思真的很讨厌盖勒特·格林德沃,有多爱他的哥哥阿不思,就有多讨厌抢走他哥哥的这个人。

这从他对盖勒特的称呼转变就能看出来:从“格林德沃”到“那个谁”到“混账”……最终固定为“那个坏胚”,并且怎么也不改。

“阿不思,那个坏胚到底什么时候能滚回去,这里不欢迎他。”

“我放羊回来了,看见那个坏胚好像要来找你,我还看见他偷偷喷香水,娘炮。”

“不许你和那个坏胚当着阿利安娜的面腻腻歪歪恶心人,阿不思,不然我就打断他的腿!”

诸如此类。

一个暑假他都紧紧盯着自己的哥哥,在他们约会的山谷附近溜羊转悠,只有他们一有亲密的行为,他就恶狠狠放出自己的羊去骚扰打断他们,乐此不疲。

后来他绞尽脑汁编着格林德沃的坏话。

“我听说,阿不思,你男朋友——”他艰难地这么称呼,“他在德姆斯特朗很不老实,他骗了不少姑娘的感情,七年级时候还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形象,听说他被发现同时勾引了不少……”

“听谁说的?”阿不思打断他。

“我的朋友,他有表哥在读德姆斯特朗。”

“不可能,阿不福思,这是造谣。”

“他肯定不会和你承认,别傻了!”

“盖勒特还没读七年级呢,阿不福思,他被开除了。”

“开除了?!你还知道?他肯定做了一些邪恶的事!”

“那都是过去了,阿不福思,我会看好他。”

“我怕你被他带坏!阿不思,我担心你!”

“我是成年人了,阿不福思,相信我。”

阿不福思就很气,他哥哥怕不是个傻子吧。





阿不福思对格林德沃的厌恶从来不掩盖,格林德沃也心知肚明并且不以为然,依旧每天和阿不思像绑定的连体婴:哪里有阿不思,格林德沃一定就在附近;哪里有格林德沃,他的身边也一定有阿不思。

山谷里的人都知道,老巴沙特家来玩的侄孙和邓布利多家的大儿子情投意合,他们看起来让人们感到快乐,年轻的,无忧无虑的快乐。

对于阿不福思的强烈反对,阿利安娜劝他:

“阿不思为我们放弃了不少,我们也要为他着想,我看他们是真心喜欢彼此的——”

“我就讨厌那个格林德沃!教坏我们的哥哥,除了他,谁都行!”

至于阿不福思为什么这样讨厌格林德沃?事情是这样的。

当被阿不思的光环笼罩下的阿不福思知道自己的哥哥喜欢男孩儿之后,震惊之后是有点淡淡的窃喜的:他终于有一件事可以超过阿不思了。女孩儿多好啊,柔软的腰肢,漂亮的有香味的长发,悦耳动听的嗓音……男孩儿呢,硬邦邦的身体,粗糙的声音,有什么可喜欢的?然而他还是个单身的时候,他的哥哥已经天雷勾地火的找到了男朋友。

那个男孩儿拥有山谷里所有人为之赞叹的外貌:金灿灿的卷发,清澈漂亮的眼睛,低沉动听的嗓音,他的腰——他穿着紧身衣裳时露出弧度极其好看的腰臀,难怪他哥哥被迷的五迷三道!

唯一可能超过阿不思的方面他也输了。试问,一个脾气暴躁的,喜欢和自己的山羊待在一起的男孩儿,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女朋友呢?

“他可以和爱斯梅达拉在一起,他们是多么般配的一对,仅次于你我。”格林德沃吻着阿不思的睫毛,打趣他的弟弟。

“你太坏了,盖勒特,我会去告状。”阿不思笑着推搡恋人。

“正常人怎么会给自己的山羊取名叫‘爱斯梅达拉’这个名字呢?况且人家还是公的,多羞耻啊。”

“阿不福思以前听阿利安娜念书的时候着迷那个吉卜赛姑娘。”

“我似乎听到了山羊的哀鸣,它并不想。”



阿不思当然没有告诉阿不福思这件事,但是阿不福思对格林德沃还是从厌恶到憎恶发生了质的转变。

那天他被阿利安娜劝说着同意格林德沃来家里喝茶,四个人的气氛还算不尴尬,格林德沃聊到国外有趣的话题,阿不福思也能歪着嘴角小一下,就在他们都觉得这段关系可以缓解的时候,话题已经进行到了他们的父亲。

“我很想爸爸。”阿利安娜吃着饼干,眼巴巴望着阳光灿烂的窗外。

“我也是。”阿不思搅动着茶勺,红茶气味美好。格林德沃主动给阿不福思递过去牛奶,甚至有点其乐融融的气氛了。

“我知道,阿不思。”阿不福思给自己的茶杯里加上牛奶,“你昨晚睡着了大概在说梦话,我在隔壁听见你哭着叫爸爸。”

“噗——”格林德沃被刚喝进嘴巴里的茶水呛住了,在阿不思掐他让他闭嘴之前没管住自己的嘴:“事实上,你搞错了,阿不福思,他是在叫我——”

阿不思的脸庞红过了他的头发。

致命的几秒钟后阿不福思掀翻桌子,咆哮起来:“恶心人!你们这对该死的,该死的——”

格林德沃拉着阿不思的手就大笑着跑出去,老远还能听到阿不福思愤怒的叫喊:“去,跑出去,爱斯梅达拉!去咬断那个坏胚的指头!”

他们知道一百种可以阻止爱斯梅达拉向他们冲过去的咒语,到一种都没用,只是拉着手大笑着奔跑,差不多被山羊追了几个山头。

“阿不福思要被你气死了,盖勒特!我也是!你怎么能——”

“我只是在说老实话!”





暑假过后,阿不福思要回霍格沃茨读书了,临走前他附在阿利安娜耳朵旁小声说让她照顾好自己的羊和盯好格林德沃,阿利安娜哭笑不得。

“事实上你管不了那么多了。”格林德沃和阿不思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

“你什么意思?”他盯着格林德沃,就像在看仇人。

“你知道,我一直很遗憾没有和埃菲亚斯进行约好的周游世界的毕业旅行,”阿不思说,“盖勒特知道了,很愿意陪我再去一次。”他们紧紧牵着手,阿不福思注意到他哥哥眼睛里面的幸福快要溢出来了,亮闪闪的。

“那阿利安娜呢?”他粗声粗气地问。

“当然是和我们一起。”格林德沃微笑着搂住阿利安娜。

“那爱斯梅达拉呢?”

“管它的,杀了吃吧。”格林德沃说。

“我先杀了你!”

阿不思笑着安抚弟弟,“我们会带它一起,会一直给你寄信和照片,好不好?”

阿不福思气哼哼地上车了,格林德沃破天荒正经地主动承诺:“我会照顾好他们。”

“嗯。”

“他们也是我的家人。”

“闭嘴!他们不是!”





果然,在霍格沃茨的阿不福思隔几天就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地信件和照片。送信的不只有猫头鹰,热带大鸟,巨型鹫鹰,还有色彩斑斓的鹦鹉。他们带过来的信里阿利安娜细心地描述了所有他们去过的地方:埃及,尼泊尔,印度,丹麦,新西兰,冰岛……

照片更是让他又气又笑:

格林德沃搂着他的哥哥和妹妹在金字塔前笑的一脸灿烂。
阿利安娜头戴花冠在非洲某个古老部族的簇拥下抱着他的小山羊。

他的爱斯梅达拉被涂着各种颜色的油彩在克里特岛的神庙前冲他咩咩叫。

还有在澳大利亚的草场,他的小羊混在一群黑脸羊里,弯着眼睛好像在笑。

他们在海边的篝火晚会,格林德沃作势要烤了他的小羊,他气的涂掉照片上的他,中午多吃了两块腰子肉,想象那是格林德沃坏胚的脸。





时间过得很快,在他咬牙切齿地诅咒格林德沃下地狱去的时候,又一个暑假到来了,周游世界的人们也回来了。

在站台,阿不福思拎着箱子左顾右盼的时候,来接他回家的哥哥伴随着幻影移形的爆破声出现了,和他的男朋友。

阿不福思依旧没有好脸色。

“回家之前我们先去一个地方,阿不福思。”阿不思没有看他的眼睛,盯着自己的鞋尖。

“什么地方。”阿不福思很警觉。

“对角巷。”格林德沃代替爱人回答他。

“去那里做什么?”他们走出车站,阿不福思满腹狐疑地问道,然而只得到了“到了你就知道了”的回答。

对角巷成衣店门口,阿不思终于叹了口气,双手握住阿不福思的双肩,紧张地望着弟弟。

“阿不福思,我必须要告诉你……”

“你被确定为我们婚礼的伴郎。”格林德沃接口。

阿不福思不知道自己该对哪个词做出反应,是“婚礼”还是“伴郎”。

他甚至说不出来完整的话,张口结舌,指头指着他们哆嗦着。

“婚礼?!阿不思?!婚礼?!和他?!和这个坏胚?”

“我还以为这一年你能研究出来什么新词儿呢,阿不福思,坏胚已经过时了。”格林德沃还嫌不乱地打趣。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过往的巫师们已经在大量他们了,阿不福思气的满脸通红,“如果你们敢举行婚礼,我绝对会把那变成葬礼!格林德沃,我要杀了你!”

“如果是葬礼,那也只会是你的爱斯梅达拉的,作为婚礼头菜怎么样?”

“你怎么敢!格林德沃!你怎么敢!”

“敢什么?敢名正言顺拥有我的挚爱?”

“爱你妈的头!”

“真可惜,她老人家已经埋了好久了,头盖骨应该还在,看在我爸爸的份上,我就不撮合你们了。”

阿不福思气愤地转向阿不思,眼睛传达着“你怎么敢让他这样嚣张!”的情绪。

“阿不福思,你是我最亲密的家人,我想让你陪我,可以吗?”阿不思眨眨眼睛,胳膊肘捅捅格林德沃。

“嗯,你看,阿不福思。阿不思爱你,我爱阿不思,这么说,我也……咳,算了。你爱阿利安娜,我也爱阿利安娜,阿利安娜爱阿不思,我也爱阿不思——这样,我也……爱着你……”格林德沃艰难地说说,“看在你哥哥的份上,你是他唯一的兄弟。不然我们只能去找那个多吉了。”

“闭嘴,我同意!行了吧!”阿不福思愤怒地推开成衣店的大门,绝对,绝对不能有别的人成为他哥哥婚礼的伴郎!即使是他和格林德沃坏胚的婚礼。





戈德里克山谷的婚礼在盛夏八月举行,村庄里所有的人都参加了。

在户外,在那片柳树林,那个繁星点点,晴朗的夜晚。
没有人比这一天的那对新人更出色。

阿不思穿着紫色长袍,袍襟上是优雅的荷叶边褶皱,衬着满头火焰般红色的长发,就像古希腊雕塑的天神。

格林德沃穿着黑色飘逸的袍子,金色卷发落在肩头就像夜空中闪烁的星辰,襟口插着一朵玫瑰花。

阿利安娜穿着白色的伴娘裙子,巴沙特夫人也穿着她最华丽的礼服长袍。

阿不福思呢?他不情愿地跟在阿不思身后,胡子拉碴,穿着让他极不舒服的礼袍。

爱斯梅达拉欢快地跑来跑去,犄角上顶着粉色玫瑰花环,啃着草地上的嫩芽。

结婚蛋糕很大,每个来宾都分到了,香槟酒和葡萄酒的味道几天都没有消散。他们跳了一整晚的舞,一整晚都在欢笑。

年轻的新婚恋人挽着胳膊跳舞,阿不福思和阿利安娜走进舞池。他看着欢快的新人,终于妥协了。

曼陀铃,锡哨,口琴,风琴和轻快的铃鼓奏成的乐声飘扬。

“……

随着鼓声起舞

把世界抛在脑后

让我们畅饮,为自己干杯

在紫罗兰月光下

……

举起你们的帽子和酒杯

让我们彻夜狂舞

我们又回到了往日时光

在紫罗兰月光下

……

明亮的夜晚

我满怀喜悦一年中的四季

呵,让灯笼燃烧,大放光明

在紫罗兰色月光下

……”



“盖勒特·格林德沃。”

“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真难得,阿不福思。”

“闭嘴混蛋。我把我哥哥交给你了。”

“谢谢。”

“你要是敢让他生气,我就打断你的腿。”

“……好的。”

“对他好。”

“永永远远。”




坏胚格林德沃终于娶走了他的哥哥。
很气。



补: @卡萨赫尔-废柴星人 太太的配图,旋转暴风大打call,太太太棒了

 

评论(26)

热度(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