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

别用一枝玫瑰纪念我,用铃兰,用苦艾。

【GGAD】闪电和陨星

他们年轻,他们自由,他们的思想如乘着潮汐去追逐电。他们追逐巨龙,对着天空虎视眈眈。 



狂风大雨,电闪雷鸣,木制的飞船航行在巨大如山的黑暗暴风云层之上。船头上行动匆忙的船员们隐隐约约可以透过乌云看到地面上的人们看不见的星星,但他们谁都没有注意那些在雨线中闪烁的小小天体,他们的注意全都集中在劈下来的银色闪电上。

风和雨冲刷船上的甲板,所有船员都穿着黑色的雨衣,戴着特质的护目镜来抵挡暴雨和刺眼的闪电亮光,同时在船长和大副的喊叫声中熟练配合,利用船上装置的捕电网,将劈下来的闪电捕捉进黄铜箱。

“阿不思,准备!”一个船员紧紧抱着捕捉闪电的罐子,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不住向后仰去。五六个人和他站在一起,一起控制着那银色电光,其余的人控制着飞船飞行的方向不让船身被闪电击中,或者在搬运准备更多的箱子,他们今天遇到了几个月以来最大的一场暴风雨,捕捉到的闪电可以卖个好价钱。

阿不思·邓布利多顾不得抹掉脸上的雨水,拿着坚实厚重的带引流管的盖子就紧紧扣在罐子上,用扳手拧紧。有人过来搬走它,又有空的罐子递上来。那最后一道闪电劈过来时他来不及躲藏,袖子被劈的焦黑,还好手臂没有事,只擦伤了一道。在捕猎闪电远征队的飞船上,被闪电伤着胳膊腿的人不在少数。只有经验老道的船长,才能带领全船人在世界各地捕猎闪电而让受伤保持在最小程度。

快到黎明的时候,暴风雨结束了,他们拥有了十几个装满闪电的罐子,终于可以放任飞船在墨蓝色的云中缓慢穿行,拥抱庆祝收获颇丰后,他们聚集在船舱里,生火烤干自己,然后饱餐一顿,准备睡一整天的觉来补充一夜紧绷的心弦和高强度的劳作。

阿不思咬着烤面包喝着热茶,大副给他的那份菜汤里有更多的肉块,没有人有异议,他加入捕猎闪电远征队的时间不算久,但大家都喜欢这个勤快好学,学识渊博的小伙子。这份工作年轻人很少有兴趣和毅力,因此船员都是干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他们都对谦逊好学的年轻人抱有极大的善意。

“这趟感觉怎么样?”大副拍拍阿不思的脊背,询问他。这是阿不思上船以来,暴风雨最大的一次,闪电最充足的一次。

“很累,”阿不思老实说,“但是很有趣,下次可以让我试试控制罐子吗?”

“噢,为了你的安全,你可还要多学习一阵子,孩子,那并不简单。你的胳膊怎么样了?我去给你找点药膏。”

“谢谢您。”

天快亮了,乌云褪去了,靛蓝色的天空宁静美丽。阿不思仰面躺在甲板,夏日的夜风吹拂着,他几乎快睡着了。

“去船舱里睡,阿不思,你会感冒的。”好心的船员劝他。

阿不思答应着,摇摇晃晃站起来,目光瞥到了不远处天空中,稀疏黯淡的星辰中摇摇欲坠的一颗。

“看那里!”他叫喊,船员们纷纷围过来。

“陨星!一颗陨星!”

“它快落下来啦!”

“祝它好运,别被女巫发现。”船长望着那颗星星落下的轨迹

“被女巫发现?”阿不思发问。

“你没有听过星星的传说吧,阿不思,在船上我们偶尔会看到,就知道一些它的传说。”

“您给我讲讲吧。”阿不思很好奇,一直以来,他最喜欢离奇的故事。

“陨落的星星……”几乎一生都在天上航行的船长开始讲述:“它可能给人们带来幸运,也有可能是不幸。女巫会剖开星星的胸膛取出它的心来永葆青春,它们身体的每一部分在黑市都是珍宝。”

“星星怎么会拥有胸膛?我以为它们是石头。”阿不思问道。

“它们会从石头变成……我也不好说,孩子。虽然我见过陨星,但是没有见过它们从陨星变成的形态,有人说它们会变成独角兽,有人说它们会变成——噗——”老人笑起来。

“变成什么?”

“变成龙,那都是笑话,孩子。不过还有传言,帮助星星的人会有好报,而伤害星星的人,一定会下场悲惨。”船员们笑起来,显然他们已经听了很多遍,打着哈欠回到各自的房间。今天白天他们要在最近的城镇补给,到达下一个可能有暴风雨的地方。装满剩下的瓶子后,就能回家休息一阵,然后再次航行。

阿不思抓着船上的绳索向前探着身子,看着那颗星星越来越摇晃,知道看到它最终像一颗松动的牙齿那样落下去,划出长长的光弧,落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才回去睡了。



在天空中睡觉极其舒服,他们穿行在云中,距离天幕似乎伸手可触,云层的变化是最奇妙的,云上还有云,天上也还有天。阳光很刺眼,但是戴着护目镜它们就是模糊的光晕。云朵也可以买卖,他们装满了一大口袋,镇子里的青年会买他们装在小玻璃瓶里送给喜欢的姑娘,这是对于他们来说最浪漫的示爱。

这样悠闲的漂浮让阿不思多了很多思考的时间。他在一个小镇长大,从小就翻遍了镇里藏书室他感兴趣的所有书籍:天文学,草药学,炼金术……他喜欢独处,因为没有人能跟上他的思路,就像没有人能懂,在他以全优成绩毕业后,能拥有镇长秘书职务的前提下,他选择了成为一个随时面临生命危险的工作:加入捕猎闪电远征队。只有他最好的朋友埃菲亚斯·多吉知道阿不思厌倦那些无聊的,一成不变的工作和生活,他想的太高,看的太远,于是选择了天上。跟随着捕猎闪电的飞船,他可以周游世界各地,见识不同的风土人情,这样再好不过了。


“降落注意!”黄昏时,所有人都补充好了睡眠之后,船长在船头握着绳索指挥飞船下降,他们要补充食物和淡水,以便完成接下来的旅程。

飞船急速向下降落,阿不思最喜欢这个时候。风把他红色的头发吹拂向耳后,心脏在胸腔中剧烈跳动,看着他们穿透云雾,离地面越来越近,看到沟壑纵横的田地和湖泊——他们正要降落到湖泊中,这艘飞船也同样可以在水面航行。

水面激起了水花,夕阳宁静的投影被搅碎,亮闪闪的成为破碎的金色水光。阿不思和另外几名船员将要去不远的镇子分别采购不同的补给,其他人保养飞船,生火钓鱼,他们晚上终于可以在地面饱餐一顿。

一起出发的是五个人,他们分别去补充淡水,面包,肉类和蔬菜,分配给了阿不思最轻松有趣的活儿——路过一片野林时,那里的桃子树正结满了圆滚滚,果肉丰美的桃子,他们让阿不思摘一些下来,一会儿过来和他会合,然后一起回船上。

阿不思爬树非常矫健,他的外套打结成小包袱,一手勾着树枝,一手摘下桃子放进肩上的外套包袱里,绚丽的云霞还没散尽的时候,就采摘了慢慢一包袱。他敏捷地跳下来,靠坐在树下吃桃子。

软软的桃皮剥开就是鲜嫩甜美的桃肉,果汁和果肉吮进嘴巴里,阿不思幸福的快上天。

就在他剥开第三个桃子,嘴巴刚凑上去时,从树上掉下来什么东西,狠狠砸在他的头上。

“谁在那儿?”阿不思站起来,揉着脑袋,掉下来的东西绝不是桃子,更像是小石头之类的东西。他四下看了一圈,以为是同伴的玩笑,但是一片寂静,什么人也没有。

只有一颗星星。

一颗星星。

阿不思捡起它,拇指大小,金色的,闪着比阳光更柔和但是安宁的光。

他再次四处观察,没有人,还没有人发现这颗陨星,他目睹着他落下,结果落在桃子树上,刚刚砸下来的星星。

他拥有了一颗星星!巨大的欣喜让他听到同伴们交谈着过来的脚步声时迅速把星星装进衬衣口袋,若无其事背好桃子,和他们一起往飞船降落的地方走去。

星星贴着他的胸膛,像一颗小小的,金色的心脏。




当天晚上他们饱餐了一顿。

烤鱼,肉汤和新鲜面包,还有几瓶苹果酒是治愈旅途疲劳的良药。为了不让星星的光芒被发现,他把它用干净的手帕包起来,揣进裤袋。

夜空中闪烁着无数明亮的星星,可是都不是他的,他紧紧握着口袋里那个小小石头一样的星星,那才是他的,他捡到的,属于他的星星。




接下来的航程阿不思几乎全部的心绪都在他的星星。他每天睡前摩挲着它,熟悉了它矿石质感的每一点最微小的纹路。他甚至像吧他穿孔戴在脖子上,但一瞬间就否决了这个想法。

说不定它会痛呢。

星星的光芒越来越黯淡,曾经耀眼的金光现在逐渐微弱,灰色暴露出来。但阿不思越来越有一种奇妙的感受,当他用手掌抚摸着它的时候,把它贴在自己的皮肤上的时候,他似乎能感觉到星星的心跳。

终于,这一次捕猎闪电的航程结束,他们的飞船平稳飞向船长的老熟人,闪电的购买商那里。

阿不思听着他们熟练地讨价还价,在收购商的,店铺柜台中打量:装在水晶瓶中,漂浮着的云朵;做占卜所要用的满月时的露水,水晶球和老鼠尾巴;各种魔药原料,坩埚和配方书……

价钱谈妥之后,他跟着把那些铁罐的闪电搬进店里,看着收购商带着护目镜用引流管将闪电卸进他的容器中。干完这些,他们就要回家去,每人都分有酬金,他们休息一阵子,再开始下一次捕猎。

“你们知道又有陨星了吗?”他们快离开时,收购商摘下眼镜,好奇地问。

“我们看到了,不过不知道它落在了哪儿。”最先看到陨星的阿不思回答,他的手指在裤子口袋里把星星攥得紧紧。

“有五十年没有星星落下来了,老伙计,你记得上一次吗?”收购商问他们的船长。

“你老糊涂了,上一次星星落下来,我还没干这一行,地面上知道这新闻的人就更少了。”船长不动声色,不知道是不是阿不思的错觉,他瞥了一眼他,继续咣当当晃着手里的钱袋。

“真可惜,两颗星星了,都消失无踪。如果你们见到了最近坠落的那颗,能带来给我的话,报酬一切好说,它们的心可是黑市上要价最高的珍宝。”

“我们会的。”船长吹了一个口哨,带着他们走向门外他们飞船停泊的地方,最后冲收购商招了招手。



阿不思拿着他的那一份酬金回到了他的镇上。

同龄人们都盛情邀请他去酒馆坐坐,听他讲一路的奇遇。

小酒馆热闹非凡,喷香浓郁的火腿和奶酪,麦芽酒的香气还有待嫁年纪的漂亮少女是俗世最纯粹的幸福。

星星被他放在鹅毛枕下,它几乎已经完全是灰色了,一点光芒也没有,就像一颗平凡的,甚至比不上鹅卵石的丑陋石头。

阿不思在夜晚睡前依旧摸出来它放在手心,把自己的体温传递给它,它摸上去是温温的凉,在这一天晚上在阿不思的手心轻轻抽动了一下。

阿不思从床上弹起来,握着星星,排除了是自己的幻觉后,惊奇地希望它再动一动。他拼命用体温暖它,掀起睡衣把它放在肚皮上,最后被引诱一般捧起它,凑在了唇边。

石头冰冷的触感只有一瞬间。

一秒钟后,他感觉到嘴唇触碰的地方变成了温热的,属于人类的嘴唇,急忙睁开眼。

他正吻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青年,他金色的卷发垂在肩头像刚捡到星星时它的光芒;他的嘴唇就像淡色的玫瑰酒,拥有比酒香更让人沉醉的奇妙味道;他的胸膛就像白玉的神像雕塑,他的腿……

他完全赤,裸,正睁开深夜般靛蓝色的眼睛。

“你是我的人类?”

“啊?”阿不思望着他,正在接受他捡到的星星,他亲吻的石头变成了一个人,一个金发的英俊少年。

“我是你的星星,你是我的人类。”少年勾住他的脖子,笑容美滋滋,他全身都在发光,柔和的,淡淡的光芒,“我在天上看了你好久了,从你还是个小娃娃开始。”

“你是一颗星星?”

“是的。”

“你——”阿不思扔给他一条毯子,终于可以直视他了,“你有名字吗?呃,我的意思是,星星都有名字吗?”

“当然有,”青年有点小骄傲昂起头,“盖勒特,你可以叫我的名字,我的全名是盖勒特·格林德沃。”他说完,拉住阿不思的手臂,用温温微凉的指尖在他胳膊上拼写自己的名字:“Gellert Grindelwald”,“在星星的语言里,Gellert是勇敢,Grindel是闪电。”他说。

“喔——那我们——”阿不思思考者措辞。

“我们真有缘,阿不思。”盖勒特快乐地说,整个人都快要扑在他的身上,“我被警告,如果捡到我的人对我不利,那么我只有死路一条。真好,阿不思,你对我真好!你还唤醒了我!人类的唇!你真好吃,我能再舔舔吗?”

“你知道我,你说一直看着我?”阿不思已经接受了他的星星变成了一个少年的事实,回避他让人脸红的询问,跳下床去倒了两杯茶,递给他一杯。

“我故意让你捡到,我在你面前坠落,掉在你们会经过的镇子,那棵桃树上,我就知道会是你,阿不思。”盖勒特端着茶杯抿了一口,仍然盯着阿不思的嘴唇不移开炽烈的眼神。

“为什么是我?”

“你是我命定的人类,我是你命定的星星,你很喜欢我的,不是吗?”他跪坐在床上,伏身在阿不思肩头,鼻尖戳进他的头发,“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你是什么味儿,阿不思。”

“嗯?”阿不思默认了他的亲昵,他对他,该死的,没有一点能抗拒的能力。

“火焰触感,桃子清香。”他又开始发光,舔了舔嘴唇,像只金毛犬那样把阿不思扑倒,从鼻尖舔到肚皮,“这里——你温暖过我,我记得。”

“你会发光?”阿不思还没来得及思考他们进展的是不是太快了,耳旁就是他轻柔的声音:“在心爱的人面前,每颗星星都会发光……那时候你把我握得真紧……阿不思……”

糟糕极了,他也握得真紧。

阿不思合上眼睛,朦胧的黑暗中是星辰的光芒,带着天体爆炸陨落的疾速飞翔,带着他在云层中颠簸的忽上忽下,带着他对这个世界所有未知的憧憬,沉溺在一个从温凉变成滚烫的怀抱。

“你是我的人类,阿不思。”星星抬起头,金色的,灿烂的头发痒痒的拂在阿不思的小腹,“人类的欲望,一颗星星怎么能克制?”



后来,盖勒特·格林德沃也成了闪电远征队的一员,他获得了船长莫名的青睐,有一天告诉阿不思,他看着阿不思的几十年中也看着另一颗坠落的星星,他更聪明和顽强,从女巫的手下逃脱,远离了被剖心的命运,掌控了自己的人生,却从来没远离过天空。

再后来,他们一直在一块儿。直到人类化为枯骨,星星变成尘埃。
年老的阿不思给镇子里的孩子们讲述天上的星尘,告诉他们千万不要伤害坠落的星星,它们是为了某个人,某种人类的生活才坠落下来;年老的盖勒特说,“阿不思说的都对。”

当闪电再次划过暴风雨的夜,又会不会再有星星坠落,谁知道呢?




电影《星尘》灵感
感觉写崩坏……

评论(7)

热度(103)